寵物被遺棄現象頻發 給社會增添不少負擔 專家指出

棄養寵物,無視法律丟了文明

● 《2020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20年全國養寵(貓狗)主人達6294萬人,全國城鎮犬貓數量達到10084萬只。這兩年,有寵物救助志愿者發現,救助點的流浪貓狗數量增加了,其中不少是被主人棄養的

● 被遺棄、流浪在外的動物尤其是被棄養的寵物大概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活不下來。對整個社會來說,棄養寵物行為無形中會給社會增添不必要的負擔,比如流浪狗容易打架、咬人,甚至可能會傳播一些疾病

● 棄養寵物的原因五花八門,除了經濟能力受限外,有的是嫌棄寵物不省心,還有的是家人反對便將寵物丟棄了

● 專家呼吁,廣大動物保護志愿者盡快轉型,不能只關心末端救助,不注重源頭控制,杜絕寵物棄養的重中之重是對不文明養犬行為的監督,要充分發揮各個社區業主的力量,提高大家善待動物的意識

家里四只貓,全是“白來的”。對于這樣的“便宜”,家住新疆的愛貓人士劉芳芳直言“不想占”——前兩只小貓,是朋友不想養了送給她的;第三只小貓,是父親從馬路上撿回來的;第四只小貓,是因為患病被原主人拋棄后由她收養的。

“為什么有些人養寵物時視之為寶,卻因各種問題隨意將其拋棄?”劉芳芳憤憤不地說,她認為人們在養寵物前就要考慮清楚是否可以接受它的淘氣、它的生老病死,而不是一旦發現不適合就棄養,“寵物的生命同樣很珍貴”。

劉芳芳的吐槽并非無中生有?!?020年中國寵物行業白皮書》顯示,2020年全國養寵(貓狗)主人達6294萬人,全國城鎮犬貓數量達到10084萬只。這兩年,有寵物救助志愿者發現,救助點的流浪貓狗數量增加了,其中不少是被主人棄養的。

日,多名接受《法治日報》記者采訪的業內人士指出,棄養寵物行為不但不道德,而且會給社會增添負擔,比如寵物被棄養后可能會傳播疾病、影響交通、擾民傷民、污染環境等。建議加強相關立法,加大處罰力度,同時發揮社會自治組織的作用,讓公眾參與社會監督,守護寵物生命安全。

寵物生病易遭遺棄

社會兜底收拾殘局

劉芳芳至今記得,第三只小貓被父親抱回家里時的情景。小貓渾身是貓癬,耳朵里全是耳螨,見了人就蹭。她帶著它去檢查,發現還患有貓傳腹和滴蟲病。

第四只小貓也是因為得了貓傳腹而被原主人拋棄的。八九個月大的貓,瘦小不堪,發育也不好,原主人沒有對它進行過任何護理,也沒有打疫苗。

“實際上,我收養了這兩只貓后,只花了兩個月時間,便把它們的貓傳腹治好了,并不是難事。”劉芳芳說,原主人棄養它們,就是不負責任。

和劉芳芳一樣,在山東淄博經營一家貓舍的李敏也見了太多這樣“因為生離帶來的死別”,“真的很心疼這些小貓”。

“最讓我氣憤的是,之前有一個人帶著貓去配種,配種后發現貓得了病,就要把懷孕的貓扔了。后來他加了我的微信,問我收不收?當時我家已經有20多只貓了,所以一開始沒想要。”李敏說,“結果他竟然給我發他摔貓、打貓的視頻,我只好馬上去他那兒把貓接回來了。”

當李敏把這只小貓帶回來后發現,它得的只是小病,可是牙早已被原主人摔斷了。后來,李敏找獸醫對這只貓進行了治療,很快便康復了。

可憑借一己之力,又怎能救助所有被遺棄的寵物?這是劉芳芳和李敏內心痛苦的地方。她們深知,目前還有很多寵物正在遭受被遺棄的厄運。

棄養,于寵物而言,是滅頂之災;于社會而言,是隱藏的風險。

湖北省武漢市小動物保護協會會長杜帆告訴記者,被遺棄、流浪在外的動物尤其是被棄養的寵物大概有百分之七八十都活不下來。對整個社會來說,棄養寵物行為無形中會給社會增添不必要的負擔,比如流浪狗容易打架、咬人,甚至可能會傳播一些疾病,“這些惡果都轉嫁給社會了,真正為棄養行為兜底和收拾殘局的是社會,所以棄養行為是非常不道德的”。

棄養原因五花八門

主要源于費時費錢

為何養了寵物以后又會狠心遺棄它們?記者采訪了多名棄養寵物者發現,他們棄養寵物的原因五花八門,除了經濟能力受限外,有的是嫌棄寵物不省心,還有的是家人反對便將寵物丟棄了。

小梅是陜西西安一家服裝店的售貨員,今年4月,她將養了兩年多的比熊犬丟棄了。“實在養不起了,那幾天它一直拉肚子,以前就去過醫院,治病得花五六百元,我真的沒那么多錢。”小梅說,前年開始生意就不好做,衣服賣不出去,工資一降再降,自己都難養活,就別提狗了。

由于找不到領養人,小梅最后將寵物遺棄在一家流浪動物救助站外,希望工作人員能將小狗收留。

杜帆注意到,棄養寵物的問題一直存在,不過受疫情影響,棄養寵物的行為年來有所增加。“目前來看,貓的遺棄率比狗要高很多?,F在很多年輕人,特別是剛參加工作的,覺得孤單就想養小動物,可如果生活成本增加了就容易把動物丟棄。在城市養寵物,首選是小貓,因為貓不像狗那樣需要到外面遛,這大大增加了潛在棄養貓的人群。”

北京某醫院保健科一位工作人員向記者分析,棄養寵物的原因多種多樣,首要原因就是經濟狀況。養寵物不僅耗費時間,而且需要不小的經濟投入,如非名貴品種,或者是成年了,想賣上好價錢并不容易。

其次是不少人對養寵物這件事認識不足。有些人缺乏經驗,養寵物的觀念還停留在只要讓寵物吃飽就行的階段,但養了以后發現,狗會“拆家”、貓會“跑酷”,不讓人省心。此外,主人家中有重大轉折,如搬家、生病或者家人懷孕等,也是影響寵物是否被棄養的一個原因。另外,如果周圍人對狗吠這種情況容忍度較低,主人也可能迫于壓力而棄養。

陜西西安一家寵物店的王老板就碰到過主人搬家后不想讓貓糟蹋新房子而遺棄貓的情況。“不想養了什么原因都有,對寵物毛發過敏的,嫌寵物麻煩等。”

雖然許多動物救助站和收容所都開始了“領養代替購買”的實踐,幫助不少被棄養的寵物找到了新家,但“二次棄養”甚至是“多次棄養”讓一些寵物再次流離失所的情況并不少見。

杜帆曾經救助過一只小狗,這只小狗后來被領養過3次,又被退回來3次。

“第一次,領養人覺得小狗在家里的慣不好,接受不了它在家里隨處大小便,這屬于寵物行為上的原因;第二次和第三次,我都提前和領養人講,小狗到了一個新環境,需要適應一段時間,但小狗還是被退回來了,原因是領養者的家屬認為多了一只動物給家庭生活帶來了很多麻煩。”杜帆回憶道,“不過,我們與領養人有約定,不論領養人因為什么原因不想養了,我們都接受他們把寵物退還回來,只要不把它們遺棄在外面。”

摒棄單一末端救助

源頭控制加強監督

為防治棄養寵物行為,有關部門也在完善相關法規。

今年3月1日起,湖北正式施行《湖北省動物防疫條例(修訂)》(以下簡稱湖北防疫條例),規定湖北省行政區域內,禁止遺棄飼養的犬、貓??h級人民政府應當組織做好棄養、流浪、無主、沒收的犬和貓的收容、防疫、無害化處理等工作。遺棄飼養的犬只的,由養犬登記機關收容犬只,并處1000元以上5000元以下罰款。

“在地方法規當中明確規定禁止棄養寵物,這無疑是一個進步。但目前的問題是,遺棄行為很難被追蹤,而且行政處罰的力度如果過輕,可能也不足以制止或杜絕這些行為。”山東大學動物保護研究中心主任郭鵬說。

中南財經政法大學法學院教授錢葉芳也認為,湖北防疫條例的倡導、宣導意義更大,但很難有效杜絕寵物棄養的行為,因為相關法條不易被執行,想要真正實施處罰很難。

“其實越來越多的地方養犬管理條例中都寫到了禁止虐待、遺棄犬只,但少有能夠把它實施到位、真正去處罰虐待或者遺棄行為的。”錢葉芳說,去年上海有一例對遺棄老年犬行為的行政處罰,當時主要是靠微博曝光,也就是輿論力量,還被認為是上海市首例對遺棄寵物行為進行的處罰,而上海市的養犬管理條例已經制定很多年了。

在她看來,就目前而言,寵物棄養方面的立法尚不健全,各執法部門的力量也比較薄弱,“個別執法部門的執法人員基本上是被動執法,接到投訴了,才去處理、處罰”。

錢葉芳帶頭在浙江省杭州市錢塘區白楊街道海天社區推行了一種“海天模式”,即通過培育扶持社區社會組織、制定社區公約,探索自下而上建設生態文明和動物文明之路。

“發揮基層群眾自我管理、自我教育、自我服務、自我監督的自治優勢,鄰里之間互相監督才是行之有效的解決方法,相關政府部門應當鼓勵業主自發地參與社區自治。”錢葉芳介紹,首先要有書面上的約定,比如社區公約相當于一個道德上的約束,“這個共同的約定上寫著不遺棄、不虐待寵物。接下來就是如何落實,現在我們正在做一個動物檔案的摸排,挨家挨戶上門登記養寵物情況,用來建立社區動物檔案,全面掌握主人和動物的信息,之后如有寵物被遺棄,就有可能根據檔案快速查詢到主人信息”。

為了鼓勵大家主動登記寵物信息,海天社區制作了“流浪貓咪檔案館”小程序,還為登記的業主提供一系列貼心服務,包括尋找走丟寵物、寵物臨時照顧、醫療優惠和寵物糧團購等。

采訪中,有業內人士提出,能否嘗試用科技手段解決寵物棄養問題。比如日本規定,從事繁殖或銷售寵物的從業者必須在寵物貓、狗身上植入芯片,寵物主人在購買貓、狗后的30天內,必須登記姓名、住址、電話號碼等信息。已飼養寵物的民眾或動物保護團體等也有給貓、狗植入芯片的義務。

對此,動物電子芯片行業的從業者郭林(化名)告訴記者,國外對動物電子芯片的應用比國內早15年左右,動物電子芯片大概從2012年開始陸續被國人認識,給動物植入芯片的技術已經成熟,不僅是寵物,還有畜牧業、水產業,都在給動物應用這種芯片,結合物聯網行業的手持閱讀機、系統軟件,追溯每一只動物的個體信息。舉個例子,狗販子拉一車狗,有的狗是偷來的,如果身上植入了芯片,用機器一掃便知,這對被查驗單位和愛狗人士來說都是好事,包括動物進出口,也必須要植入芯片,不然海關不放行,動物芯片以后會很普遍。

不過,錢葉芳認為,芯片技術雖然已經成熟,但只能作為輔助手段,僅靠給寵物植入芯片,而沒有人的執行和監督是不夠的,“有的地方從2020年開始全面推行犬只芯片,但不文明養犬和寵物遺棄現象仍然較為嚴重,所以關鍵問題還是在執行上”。

“可以加大處罰力度,但無法從源頭上改變人們的認識。通過芯片找到棄養人后,這個主人可能還會第二次丟掉自己的寵物,甚至如果他知道芯片在什么位置,還有可能直接弄掉,反而對寵物造成更大的傷害。”錢葉芳呼吁,廣大動物保護志愿者盡快轉型,不能只關心末端救助,不注重源頭控制,杜絕寵物棄養的重中之重是對不文明養犬行為的監督,一定要充分發揮各個社區業主的力量,提高大家善待動物的意識,從身邊做起,從本社區做起,先把自己社區的動物管好,有余力再去幫助其他社區,共同推動文明養寵。(□ 本報記者 趙 麗□ 本報實生 馮含飴)

標簽: 寵物被遺棄現象頻發 防治棄養寵物行為 摒棄單一末端救助 源頭控制加強監督